北°

这番好戏开腔,管他几人听到曲终。

【博晴】故人辞·一


*看了看大纲和我的进度发现三章完结不了,写个中篇好了。刀子,要吃糖的死了这条心吧。
*手游向剧情微改,微灯刀灯,酒茨



安倍晴明醒来的时候一切似乎都不一样了。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庭院里繁樱怒放,风铃轻响,落下的花瓣铺满了石案,就连放置在雅致廊道的小桌上未收走的白瓷酒盏里也染上一抹淡粉。晴明能清楚的记得这樱花的香气,记得翻开的《洛书》自己看到了哪一段落,记得被系挂在缘侧的风铃里垂吊下来的小小玉片敲打瓷铃,短则上写了平安二字被风吹得缭乱。

唯一不对的是,晴明除了姓名,儿时往事和一些聊胜于无的琐碎记忆外什么都记不起来了,阴阳术也忘了大半。失忆原因不明。

晴明大人——戴着面具的小狐狸不知道从哪儿跑出来大叫了一声,还试图往晴明身上扑。晴明后退了几步问你是谁,狐狸自称小白还说自己是晴明的式神,而晴明交给它的任务就是守在庭院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苏醒。晴明问我是不是早就料到有这一天了?小白摇摇头回答晴明大人没有说。晴明又问那以前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小狐狸晃了晃自己的两条尾巴,水汪汪的眼睛一眨一眨满是敬慕的神情:

晴明大人是守护平安京的最最厉害的阴阳师!

失忆的阴阳师和他的狐狸式神就这么在庭院里住下了。


源家有子名博雅,桀骜不驯,修弓道善雅乐,人言风雅无限。只是近年来很少归家,好像是在寻找他失踪的妹妹。

自从神乐失踪后,博雅一直在四处打听自家妹妹的下落,无果。近日坊间传闻黑夜山上有一食发鬼,作恶多端,掳走了不少美丽的姑娘。源博雅大人一听,乐了,只因自己最喜欢挑战强者,也是因为苦寻多年也没能找到妹妹心情本就烦躁正好也能找个鬼出出气,二话不说就上了黑夜山。一番恶战后博雅大获全胜,大笑几声说你也不过如此后,就拉弓搭箭准备了结这个娘们兮兮的食发鬼,然而箭还未离弦就被人叫停了。

箭在弦上,要是搁在平时暴脾气的武士肯定不会停手,但面前的人着实让他忍不住多看了两眼。白发的青年身着淡蓝狩衣戴着高高的乌帽,嘴角含笑,白皙的肤色衬得眼角的那抹胭脂更加艳红,眉目如画,苍穹般的眼眸里澄澈无物。那人站在那儿如白鹤般遗世独立,偏偏生得面若白狐。

真是……娘们兮兮。源博雅大少爷想。

博雅拉弓的姿势有些不自觉的松懈,料想这一箭必定不准终是停了手。你是谁干嘛阻止我?!博雅看着眼前的人问。青年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敲手中的折扇回答道,我在找人需要食发鬼对质。博雅不乐意了,你找人管我什么事,坏了我心情那你和我打一架吧,说罢也不管人答不答应就召来黑豹准备一战。

青年细眉微皱从袖中取出系着红绳的纸人,好吧,如你所愿。博雅见那人嘴里叽里呱啦的不知道念叨了些什么,纸人就变成了一个手拿蒲公英的小姑娘。那就让我的式神与你一战吧,青年依旧笑得温柔。源博雅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这人和自己打架不亲自上就算了,居然找个看起来就很弱的小姑娘!大喝了一声你是不是看不起我?手上取箭的动作却一点也不含糊,
只是看在对方是个和自家妹妹差不多大的女孩的份上把诛邪箭换成了破魔失。绿裙女孩惊叫了一声,堪堪躲过一箭。

为了晴明大人,我会加油的!名为萤草的式神含着泪小拳头一握举起蒲公英就向博雅砸去。

博雅被砸懵了。这是蒲公英吗?用铁做的吧!看来是自己大意了,博雅很快收敛好心神忌惮的看着面前娇弱的女孩,刚想拿箭对方又是一记狠砸。咿呀!萤草紧闭着眼睛看上去害怕到不行,手中的蒲公英却一举一落叮个不停,博雅暗暗叫苦心想你这么厉害为什么要拿出一副要和我同归于尽的架势啊!喂喂至少让我拿个箭吧!

这是源博雅二十多年的人生里输的最丢人的一次,败北在一个陌生人的式神之下,而与他对决的式神只是个看似羸弱的草妖!源博雅大少爷面子上过不去了,虽然他向来懒得在意面子这种东西,但在青年面前他实在不想认输——谁想对一个娘们兮兮的家伙认输啊!

博雅擦去嘴边的血问道,喂,我是源博雅,你叫什么名字?青年又念了一通博雅听不懂都话将萤草变回纸人收好,不紧不慢的回答,在下阴阳师安倍晴明。

你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平安京最强阴阳师安倍晴明?博雅又来了兴趣,怪不得你刚刚啰里吧嗦念些怪话原来是阴阳师,正好我源博雅最喜欢和强者决斗了,刚刚我是放水现在我们正儿八经的再战一场吧。

晴明有些无语,耐心解释道,晴明的力量只为守护平安京而生。博雅觉得可笑,你这人活的也太没意思了,我不管,你的式神把我打伤了唯有一战才能洗刷我的耻辱!说着就动作娴熟的再次拉弓,箭锋直指面前的阴阳师。

住手!举着纸伞的女孩从不远处跑过来,鞋上系着的银铃在行动间叮当作响,语气焦急。

昨夜的雨打落了京都内怒放七日的八重樱,一地樱粉,满是狼藉,唯有晴明庭院里的樱花在咒术的维持下未曾凋零。庭院内有一女子面容昳丽,坐倚青灯与晴明对饮。此女名为青行灯乃一方大妖,平日行踪不定,唯爱奇闻异事。

晴明失忆后在某日清晨散步时发现了同样失忆的神乐,当时小姑娘孤身一人坐在地上把玩着纸伞,神情无助而迷茫。一样失去记忆,晴明明白神乐的痛苦,就对这个女孩伸出援手。神乐乖巧懂事,早熟聪慧,从不给晴明添麻烦。后来发生了许多事情,犬神成为晴明的式神,黑白鬼使成为常客,八百比丘尼也从凤凰林搬到了庭院,现在又多了一个大大咧咧的贵族武士。

原本空荡荡的庭院变得热闹起来,只是大家住在庭院生活起居无人照应颇有不便。经管记忆失去了大半但召唤之术还是记得的,晴明从箱底翻出有些破损的符咒,寻了一处安静地方绘制法阵想召唤出一些低级式神来照顾众人起居。

只是走出法阵的不是天邪鬼一类的小妖。青衣女子坐在漂浮的明灯之上,法阵里飞出的红色冥蝶环绕在她四周,泯灭于晨光。许久不见,晴明大人。青行灯饶有趣味的打量着微显惊讶的晴明,掩口而笑。吾听闻汝失忆了,看来果真如此。

晴明杯中的清酒已经少了大半,明明是主动提出饮酒详谈的青行灯却只是象征性的抿了一口,就将酒杯推的远远的。晴明有些头疼,此妖让人捉摸不透,显然她认识以前的晴明,但当晴明问及时她又闭口不答,只说自己为寻旧友而来。想来青行灯专从法阵里现身也是为了捉弄一下晴明,很是恶趣味,怪不得世人皆传青行灯性情古怪。

青行灯倚靠在明灯上,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缓缓道,吾之旧友曾与汝签订契约成为式神,而吾这些年云游四方闻得怪谈百则,想与之共享。不料赶来路上听闻汝失忆了,索性就来凑个热闹。汝怕也是不记得将她遣派至何处了吧?

确是,不知道你的旧友是……晴明的记忆忘却的干净,实在是不记得自己曾经有过哪些式神,而现在他新收的式神都只是些如鲤鱼精萤草一般的小妖,怎么看也不像是青行灯的旧友。

倚灯大妖仍是一副慵懒的样子,那笑容看上去神秘莫测。
名字先不着急,吾那旧友终会回来。若不麻烦晴明大人,可否让吾在这庭院住上一阵,也好寻她。

源博雅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奇葩的人。安倍晴明,那个传说中的平安京第一阴阳师,实力超群。长得娘们兮兮,还抢了他妹妹。

今夜明月皎洁,想到抢了他妹妹的晴明,原本轻灵飘逸的笛曲硬是被源博雅大少爷奏出一股杀气,房外站夜班的仆人两股战战。校场上飞箭疾驰,想到抢了他妹妹的晴明,源博雅大少爷冷哼一声干脆摔弓而去,校场内差点被射中的仆人苦不堪言。

克明亲王府上开始有传闻博雅少爷失恋了,整日晚出晚归,精神不济,郁郁寡欢,自暴自弃。

今日,传闻的主人公源博雅又如往常一样吩咐仆人备好点心,便只身去往晴明的庭院。博雅很不理解晴明选择住在这个偏远的庭院的行为,又远又危险,博雅这一路已经解决了不少妖怪。最近京都附近都不怎么太平,如果神乐遇到了危险怎么办?博雅再次射杀了一只寄生魂之后不禁担心起这个问题,虽说晴明是个阴阳师吧,但那种失忆了的可疑家伙真的会用心保护神乐吗!源博雅少爷下定决心以后来的更勤快一点。

刻着桔梗印的木门缓缓打开,仔细一看却无人开门,博雅习以为常的踏进庭院,今天带的是柏饼也不知道神乐喜不喜欢。

tbc

评论(5)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