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

这番好戏开腔,管他几人听到曲终。

越来越好。

瞎几把写哟 掺杂着冰与火的世界观

你音容宛在。
你曾给我讲过梦境中什么都有,想要的,不想要的都存在。你还说梦境的王国里小美人鱼没有化为泡沫,而是和王子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每日都充满爱与希望。歌者会北上来到我们的故乡,于繁华海港吟唱歌谣,美妙的歌声会随风飘向远方,将此献给迟来的春天;那之后的夏日似乎永不结束,成熟的快要裂开的果实甜如蜜糖,葡萄酒酿的正好,湿热的空气里弥漫着让人沉醉的酒香。你的故事戛然而止,我识趣的没有问接下来的寒秋与凛冬,因为我知道你只喜欢春与夏,只喜欢温暖的南方。而我偏偏喜欢你谈起南方的样子。南方是没有寒冷与饥饿的,你说。那时候你的眼睛是那么亮,璀璨若星辰。
现在我看不到星辰了,你紧闭双眼,把星空藏在你薄薄的眼皮长长的睫毛之下。我知道你只是在熟睡,只要我唤你的名字你就会睁开眼睛对我说"早安",我在你的额头上印下一吻。太阳升起,始终如一。

抽泣声将我拉回现实,一身黑裙的姑娘在我身旁哭个不停。我有些烦躁,她已经哭了很长时间,我的脚都站麻了。我有几次想呵斥她让她停下来,但我没力气这么做,室外没有壁炉和热汤,凛冽寒风和长时间的站立带走了所有体力。更何况那是你爱的姑娘,我怎么能对她发脾气呢。还记得你第一次将她带到众人面前,高声宣布她是你的爱人的时候你是那么开心。你还说她是一位南方淑女,你们婚后就会乘船南下,在那里定居。我想问你是否是厌倦了我们北方的家乡,但还是什么都说不出,只是随口唱了几句歌谣,赞美了姑娘的娇俏和她让人眼前一亮的亚麻色的秀发。那天她红着脸羞怯的躲在你身后,我由衷觉得她真是个美丽的姑娘。
只是在我的印像里她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丑过。为了防寒她的那身黑裙加厚了不少,掩盖了她曼妙的身姿,看上去臃肿可笑。她的皮肤苍白的与周围的雪景融合在一起,眼睛却是红肿的。

tbc

山河依旧,故人不在

换了八个人,最后还是你跟我碰出来了。缘,妙不可言。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居然有这种鸟事!